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延安 > 下设单位 > 正文

延安人的城市记忆

发布日期:2016/11/6 21:56:46 浏览:4579

延安城市公用,延安人的城市记忆 延安整风杀了多少人、延安2人台、延安整风死了多少人、城市记忆。

西安至延安铁路的建成通车一波三折,就是延安城市发展的折射,而西延铁路最终能建成通车,又离不开一群人的谏言、争取和奋斗

□本刊记者_李国生

延安富了,延安的人均陕西省第一,人均收入高于全省平均值!但谁曾想到,直到1991年,延安才通上火车。直到2003年才通上高速公路。

延安市政府的一位官员说:“延安富裕,离不开石油和开采,但更关键的是交通物流的改善带动了区域经济的发展。”

而延安交通的改善,离不开一群人的谏言、争取和奋斗。

周总理泪洒延安

延安,中国革命的圣地。新中国成立后以地区建制,直到1996年11月,国务院才批准撤销延安地区,设立地级延安市

上世纪50年代任延安地区专署二科(财政科)科长的徐金山如今已84岁高龄。他回忆说,当时地区的收入主要是农业税,工商税很少,工业只有一些小工业,地区经费主要靠省财政拨款。即便如此,1961年经济大调整,延安地区直属的水泥厂、化肥厂、钢厂全部停建下马。各县亦不例外。直到“文革”爆发,延安地区的工业再没有发展。

1961年,徐金山被任命为延安地区计委主任。当时正赶上三年困难时期,许多干部吃不饱,有的出现浮肿,除过到粮站买一点油渣补充,再没有别的办法。

1973年,周恩来总理到延安视察,看到延安人民生活困难,不禁热泪滚滚。许多知识青年纷纷向他反映延安之苦。在周恩来总理的关怀下,延安发展了一批小煤矿、小化肥、小水泥、小电力、小钢铁。但由于“五小企业”没有从延安雄厚的自然资源去考虑,规模很小,经济效益不大。

根据有关部门统计,1978年陕北33个县市中,被列入国家重点贫困县市的就有30个,贫困户47.72万户,贫困人口206万人。其中,近一半在延安地区。

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1977年,延安遭遇了一场百年不遇的洪灾。《延安地区志》记载:1977年7月6日,延河流域普降特大暴雨,山洪暴发,延安城内河水上涨20~30米,北关、南关大街被淹,水深4~8米。安塞、延安、延长3县(市)329个单位10900人遭灾,134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1.26亿元。宜川县亦遭洪灾,死13人。

64岁的宝塔区居民任满德对那场灾难仍然记忆犹新:“我家遇难人最多,当时死了六口人,72岁的老母亲、32岁的妻子、最大12岁的两女一儿,还有妻哥的女儿。事发时我在南泥湾林场当拖拉机驾驶员,我家人住在延安北关街52号。7月8日,抗洪救灾指挥部派车把我接回延安时已经近晚,全城戒严,我住到清凉山上的一个窑洞里,一晚上没有睡觉。第二天四个人一起找家人,只找到妻哥的孩子尸体。”

灾情发生后,延安市紧急成立了抗洪救灾指挥部和城市恢复重建指挥部,1977年下发恢复住房救灾款267万元,1978年又追加60万元。

一位记者改变了延安的命运

延安人至今忘不了一个叫冯森龄的记者。

冯森龄是陕西渭南人。1978年初夏,刚刚调任新华社陕西分社社长不久,冯森龄就来到延安,进行了长达一个多月的深入调查。

在由延安去烈士故乡志丹县的路上,冯森龄碰上了安塞县招安公社李石窑生产队的姜姓三兄弟。两个哥哥分别17岁、13岁,小弟弟姜生荣才8岁。家里还有父母亲和一个5岁的小妹妹。一开春就断了粮,哥仨便出来讨饭吃,结果走在路上,姜生荣因饥饿过度躺倒站不起来了。最后冯森龄掏出自己带的钱,让司机把孩子送走后,站在路边,老泪纵横。

冯森龄曾报道过延安市蟠龙乡马家沟的边区模范党员、劳动英雄申长林。申长林曾经给八路军供过小米、白面,对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冯森龄决定到英雄村去看看。

进村一打听,方知申长林已去世,他的侄子申仲才是现在的生产队支书。从公社到县上,今天部署一个运动,明排一场活动,老百姓的日子像“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1977年,马家沟粮食平均亩产只有51斤,按粮食征购任务一定五年不变,应缴征购粮7000斤。社员全年的平均口粮仅有原粮133斤,不够吃,只好离乡出走,讨吃要饭。

冯森龄回去后夜以继日地伏案疾书,最终写出了《延安有很多农民上街要饭》、《延安很多农民去年口粮不足200斤,大家深切怀念毛主席在延安时的日子》、《延安地区根据过高估产强购过头粮形成大购大销劳民伤财的严重情况》、《农田基本建设的形式主义和瞎指挥害苦了延安人民》等四篇调查报告,于1978年8月,被新华社《内部参考》全文刊登,开始在领导干部中间传阅。

一位中央领导人流着眼泪看完内参稿件后说:党在陕北那么多年,陕北是对革命有贡献的。现在它的情况还不如党中央在延安时期,真让人痛心、难受啊!

在中共中央党校学习的陕西籍全体学员看过内参后,联名向党中央写信,要求援助陕北老区。

曾经率领三五九旅在南泥湾开荒种地的王震将军怀着十分沉重的心情看完内参,牢牢记住了冯森龄的名字,并向他表示感谢。

国务院召开了十多个部委领导人参加的会议,就延安、陕北的贫困问题进行了专题讨论。

1978年9月,冯森龄又以《再访延安记事》为题,发表了四篇内参稿件。前后八篇内参,无疑使国家对陕北的经济建设达到了一种空前重视的程度。

同年11月,经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准,陕西省委决定成立陕北革命建设委员会。中央在财政困难的情况下,每年拿出5000万元作为陕北老区的建设资金,并对陕北老区人民的公购粮、义务工等作出了减免的相应规定。

徐金山告诉《中国财富》记者,5000万元,相当于当时延安地区两年的财政收入。这笔资金到位后,延安一些县给每个乡镇配了一辆嘎斯69大卡车,给每个村配了一辆大型拖拉机。原来穿越延川县城的河上没有大桥,当地群众只能划船渡河,陕北革命建设委员会就用中央给的资金修了一座大桥,方便了老百姓的出行。

“冯森龄已经离开我们十七年了,看着今天的延安新貌,延安人应该给他立座碑啊!”延安大学教授梁向阳感慨地说。

三十五年终圆铁路梦

延安很穷,除了那里土地贫瘠,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交通不便、经济闭塞。所以,从1956年起,延安人就开始盼铁路,但一直到1991年,第一条铁路——西延铁路才通到延安。

1956年8月,陕北探明煤田储量大约达50亿吨。不久,《陕西日报》报道了铁路网远景规划,但咸阳至包头铁路设计经过洛川、绥德、榆林,正好绕过了延安。11月17日,延安县人民委员会以文件形式向上提出咸包铁路经过延安的请示。经过争取,铁道部调整了方案,明确咸包线经延安北上。

1969年,国务院、中央军委作出了修建西延铁路的决策,经过多次实地勘测,1973年正式开工建设。次年,新丰至坡底105公里建成通车。但不久因基建规模压缩,施工队伍陆续调离,到1981年,全线停工缓建。

为了加快陕北老区的开发,陕西省、铁道部多次申请合资修建铁路,并提出多渠道筹措资金,终于在1985年国家计委批准坡底到秦家川段建设项目,很快复工。1986年9月,工程基本建成,但剩下的一段铁路建设又没了影子。延安和陕西省的官员们再次赴京,终于将剩余路段分两次审批了下来。

徐金山是1983年从延安地委常委、行署副专员退居二线的。正是退居二线期间,他多次赴京,积极参与了西延铁路延伸项目申请的工作。徐金山回忆说,当时地区计委下设延安铁路建设办公室,主要负责协调征地拆迁等工作。1986年年底,正在西延铁路伸向延安大有希望的关键时刻,国家要进行基本建设调整,一位省领导在北京开会回来传达了中央的精神,省政府决定暂不向国家报西延铁路的延伸项目了。地区领导也同意了省里意见。眼看几年来为西延铁路延伸做的工作就要泡汤,地区计委主任窦焕超找到徐金山,要徐做领导的工作。这时,地委书记和专员都到西安开会了,二人追到西安,终于做通了领导的工作。张斌副省长明确指示徐金山去北京向国家计委汇报。之后,张斌又带队去了趟北京,终于以不向国家要钱只要项目为条件获得批复。

1991年12月26日,是延安万人空巷欢庆的日子。这一天,西延铁路最后一根钢轨徐徐降落在路基上。次年8月1日,西安到延安列车开通。

梁向阳教授对延安的路有很深的记忆。1985年,梁向阳考上北京教育学院。8月底,几个同学第一次离开延安去北京。当时,从老家延川县城到延安一天只有两班汽车,而延安发西安也只有早晨几趟,因此必须在延安住一宿,第二天早晨坐6点第一趟汽车,到西安就傍晚了。第二天,坐36次火车到北京站是第四天早晨。现在坐汽车从延川到延安一个半小时,都是二级公路,从延安到西安高速公路,汽车只需四小时。2005年7月1日,北京到延安特快列车开通,只需要16个半小时就能到北京,比原来节省了两天。

梁向阳告诉《中国财富》记者:“我的记忆中,这样一些日子不应该忘记:1991年12月26日,西延铁路建成并通车;2001年4月,神延铁路建成,陕北有了一条可以贯穿全境的铁路;2003年9月,延塞高速公路建成通车,结束了延安没有高速公路的历史;2005年10月,延黄高速公路建成,形成了一条贯通延安南北的高速公路;2005年7月1日,北京到延安特快列车开通,延安百姓结束了辗转多日才能到达首都北京的历史……”

红火的“红都”

交通从根本上改变了延安。

1991年后,延安逐渐由调整式发展时期进入跨越式发展时期。2008年,全市生产总值达到713亿元,人均33332元,居全省第一位;财政总收入199亿元,地方财政收入80亿元,居全省第二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232元;农民人均纯收入3551元,高于全省平均水平。

延安的石油工业至今已有百年历史。1905年,延长县建成中国内陆第一口油井。全市已探明石油储量13.8亿吨,天然气预测储量2000亿~3000亿立方米,煤炭储量近百亿吨,是国家能源重要战略接续区。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是国内唯一具有石油勘探、开发资质的地方石油企业,延安市持有44的股份。2008年,全市生产884.4万吨,加工922.7万吨,生产煤炭1416.9万吨。石油工业为GDP和财政收入的贡献率均达到80以上。

延安是世界苹果最佳优生区。目前,全市苹果面积达到235万亩,占全国的7、全省的33,总产164万吨。“洛川苹果”远销欧洲、东南亚、俄罗斯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市以苹果为主的绿色产业收入占到农民人均纯收入的60以上。

延安还紧紧抓住红色旅游和文化旅游资源优势,多年来,加强交通、住宿、餐饮等基础设施建设,先后开通了延安到北京、延安到上海的旅游专列,旅游综合服务能力大大提高。2008年,全市共接待国内外游客746万人次,实现综合收入43亿元。

宝塔区川口乡安寺村村民姜世发告诉《中国财富》记者,改革开放前,10个工分才8分钱,劳动一年最多挣40元钱。1987年,姜世发在村里第一家种烤烟,第一年就挣了1300多元。当年烟草公司收购给的多是一元钱,装了一书包。姜世发一家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1] [2]  下一页

最新下设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