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延安 > 资讯杂谈 > 正文

延安必康管理层巨变!董事长提前被换、空降新总裁还要给公司改名

发布日期:2021/7/23 12:13:26 浏览:66

来源时间为:2021-07-09

方便,快捷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专业,丰富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提示:

微信扫一扫

到您的

朋友圈

一会儿要换公司住所,一会儿又想换公司名称,现在直接把一批公司高层换掉了,最近一年频繁动作,让投资者摸不着头脑。

7月7日,延安必康再次丢出一个让市场惊呆的消息,管理层大换血!董事长谷晓嘉、副董事长李京昆、董事何宇东、邓青、王东、副总裁岳红波已经提交书面辞职报告。

前述消息影响下,7月8日,该公司股价低开,盘中跌逾4。截至收盘时,报收5.95元/股,跌2.78。

董事长提前被换

延安必康此轮的高层辞职着实让一些投资者感到困惑。据该公司2020年报显示,谷晓嘉任期自2018年3月8日开始,应结束在2023年3月24日。这也意味着,其上任才3年多后,就辞职了。

事实上,当年谷晓嘉成为董事长也是“事出有因”。2018年2月,该公司(彼时证券简称为“必康股份”)时任董事长周新基辞职。彼时,该公司重大资产实施完毕后已运营两年有余,且重心在全资子公司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于是,周新基辞职。

那么,谷晓嘉此次离职原因为何?对此,仅表示为“个人原因”。

公告提示,谷晓嘉因个人原因请辞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总裁、战略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继续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持股方面,截至7月5日,她通过陕西北度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陕西北度”)间接持有公司1418.09万股股份,占总股本0.93。

此外,根据公司《公司章程》等相关规定,董事长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将在选举产生新任董事长后及时办理工商变更等事项,谷晓嘉法定代表人履职期限至工商登记变更完成为准。

新总裁财务背景强

随着多位请辞,延安必康的新管理层也“呼之欲出”。

公告表示,此前的7月5日,该公司召开董事会会议,提名韩文雄、邵新军、王成、权新学、崔清维为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同时,董事会同意聘任邵新军为公司总裁,聘任王成、权新学、殷大杰、康新长、邓思伟为公司副总裁。

从个人简历观测,这些董事候选人及高管人员中,既有公司“老人”,也有加入不久的“新人”。权新学现任公司医药生产质量负责人、殷大杰现任公司医药技术负责人、康新长现任公司中医药项目负责人、邓思伟现任公司医药投资业务负责人。

相较之下,新任总裁邵新军的简历备受瞩目。资料显示,其于“2021年7月加入本公司”。并且,他具有丰富的财务经验。1975年7月出生,具有注册会计师、注册律师、注册税务师、注册高级咨询师的资格及高级经济师职称,首批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资深会员。2013年7月至2020年10月,任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河南分所所长。

麻烦事儿一箩筐

当前的延安必康可以说是麻烦缠身。该公司于5月24日收到深交所向其发出的2020年度年报问询函,并要求公司在6月11日前回复并披露。然而,公司的回复函当前“难产了”。6月11日和6月25日,公司两次发出延期回复公告。

在监管层下发的问询函中,延安必康的多项财务内容遭质疑。包括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公司债券支付、债务、现金流、对外投资、募集资金使用、固定资产等十余项。并且,监管层还要求其披露重大诉讼情况。

记者注意到,在年报问询函中,监管的提问甚至涉及“是否存在破产重整的可能”。具体而言,监管提问表示,公司于2018年非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18必康01)全部应付本息加速到期。截至报告期末,18必康01实质违约且仍未兑付,本金、利息合计7.94亿元。如债券始终未能偿付,说明对公司生产经营是否构成重大不利影响,是否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构成重大不确定性,是否存在破产重整的可能,并视情况充分提示有关风险。

华创证券今年2月在分析延安必康时表示,该公司存在诸多风险。例如:盈利能力下降,利息支出和商誉减值影响利润;短期负债过高,流动性紧张,转让子公司股权失败;比例高,大量减持,对外担保高;在建工程规模大,投入资金多,建设时间长;财务造假,多项信息披露违规等。

改名、搬家想法多

然而,在弥足深陷之际,延安必康公告表示“要改名”。7月7日,该表示,为推动公司整体发展战略目标的实现,真实反映公司经营情况,拟将公司证券中文简称由“延安必康”变更为“必康股份”。不过,公司也提示,上述事项存在不确定性,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有意思的是,在去年第四季度,公司已经有过一次改名的想法。其于2020年10月28日召开第五届董事会第九次会议及第五届监事会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拟变更公司名称及证券简称的议案》,并于2020年11月16日召开2020年第七次临时审议通过该议案。由“延安必康”拟变更为“必康制药”。不过,由于公司并未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故证券简称未发生变化。

需要指出的是,该公司此前有一段时间的证券简称就是“必康股份”。证券此前指出,今天的延安必康前身为成立于1997年1月的陕西必康制药集团有限公司。2015年,陕西必康通过借壳江苏九九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市,2016年3月,九九久更名为必康股份。上市后,公司保持“医药 化工”双主业运行。

去年11月18日,延安必康还发布了公司住所拟变更消息,变更前为陕西省延安市新区创新创业小镇E区,拟变更后为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办事处金银湖南三街2号。

曾因信披违规被罚

回顾该公司历史,因为年报披露的问题,其还被证监会处罚。2020年3月底,延安必康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当年10月15日,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陕西监管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经测算,2015年至2018年延安必康的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累计44.97亿元。其中,2015年至2018年发生额分别为7.05亿元、13.72亿元、16.48亿元、7.72亿元。

并且,据调查,延安必康通过虚假财务记账、伪造对账单等方式,掩盖上述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导致上市公司相关年度报告披露的资金账实不符,存在虚增货币资金情形。公司2015年、2016年、2018年年度报告分别虚增货币资金7.94亿元、20.57亿元、8.12亿元。

二级市场方面,公司股价下行、市值缩水严重。2020年1月15日,该股盘中触及24.8元/股。而进入2021年7月以来,该股均价不足6元/股。这也意味着,一年半的时间内,与巅峰时期相比,延安必康公司市值缩水超250亿元。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最新资讯杂谈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